首页>新闻

寻访上海“中国特色小镇”③ | 曲水引流觞 角里文韵长

来源:新民晚报 点击: 日期:2018-03-01

NEM1_20180225_C0322542558_A986639.jpg

图说:朱家角放生桥。陶磊 王凯 摄

九峰山北麓,淀山湖之滨,青浦区朱家角镇形如一把古折扇,展于湖光山色之中。

河网密布,小桥流水,朱家角素有“上海威尼斯”之誉。既在风貌,亦在内涵,一座是绘画、雕塑、歌剧的艺术之都,一座是古建、曲乐、诗书的文化名镇。

曲水流觞,水声、乐声随风入耳,书香、古香沁人心脾。2016年,朱家角获评首批“中国特色小镇”,探索“文创+基金”,为千年古镇增添时代活力。

古建+时尚

乘坐轨交17号线直达古镇,再登上龙船“角里17号”徜徉水乡,这个春节,朱家角格外热闹。桨橹轻摇,碧波荡漾,潺潺的水声在耳畔回响,置身“船在水上行,人在画中游”的江南美景。

“潮声喧走马,平分珠浦浪千重;帆影逐归鸿,锁住玉山云一片。”一幅桥楹,诉说长虹卧波的气势,始建于公元1571年,朱家角放生桥是上海地区现存最早、最大的五孔联拱石桥。

而朱家角的历史,则可追溯至1700多年前,三国时期就有村落,宋元时形成集市,明万历年间建镇,名为珠街阁,又称珠溪。清嘉庆年间编纂的《珠里小志》,将珠里定为镇名,俗称角里。“今珠里为青溪一隅,烟火千家,北接昆山,南连谷水,其街衢绵亘,商贩交通,水木清华,文儒辈出……”

 小桥流水天然景,原汁原味明清街。粉墙黛瓦、飞檐翘角的建筑依水而立,在上海保存最完整的明清第一街——北大街,窄巷曲径通幽,石板逶迤连绵,老式店招林立,大红灯笼高挂,重现“长街三里,店铺千家”的胜景。

行过放生桥,却是另一番景致。现代雕塑和涂鸦墙绘让人眼前一亮,构筑“没有围墙的艺术馆”;星巴克咖啡馆和巧克巧蔻等傍水而居,为水乡增添“国际范儿”。

NEM1_20180225_C0322542558_A986662.jpg

图说:朱家角夜色迷人。陶磊 王凯 摄

这便是朱家角的镇中镇——尚都里。邀请国际顶尖建筑设计师登琨艳、张永和、柳亦春及马清运联袂创作,延续古镇的文脉,营造当代的江南,也是首届“上海城市空间艺术季”的实践案例展区。

“商业建筑既保留江南特色,又引入当代元素,形成了新建筑群落,原汁原味的古镇配以新潮新趣的商业设施,别有一番风味。”尚都里文化交流中心企划总监叶文刚说。

NEM1_20180225_C0322542558_A986684.jpg

图说:尚都里街头充满时尚元素。陶磊 王凯 摄

一边是古韵悠然的江南水乡,一边是摩登现代的时尚街区,扎肉的香、昆曲的雅,混合咖啡馆的情调、巧克力的浓郁,交错出中西相融、古朴与现代交相辉映的美感。

小镇+音乐

“园林就是乐器。流水为琴弦,山石为打击,花鸟虫草为合唱,风吹草动是交响。”在朱家角最大的园林建筑课植园,音乐家谭盾、“昆曲王子”张军和舞蹈家黄豆豆联袂打造实景园林版昆曲《牡丹亭》,将杜丽娘“不到园林,怎知春色如许”的吟唱,从梦境变为现实。

在朱家角,既有古典戏曲的复兴,也有现代音乐的创新。经过改造的古宅“水乐堂”,与名寺古刹圆津禅院隔水相望,每当实景水乐《天堂顶的一滴水》开演,一滴水从屋顶洞口迸出,近与水锣、水音琴等水乐碰撞,远与对岸僧人的诵经声和鸣。

近年,朱家角探索“小镇+音乐”模式。以园林实景为载体,以水乡音乐节为平台,为古镇增添“风声水曲,角里飨宴”的意韵,营造“珠溪水畔风色异,一词一曲入梦来”的意境。

是小众的雅趣,也是大众的狂欢。每年9月,朱家角水乡音乐节点燃小镇热情,作为全国首个以水乡空间为舞台的音乐节,已走过十年。歌者登上手摇木船,演绎浪漫的河道巡游,游人临河凝望倾听,迎来全感官的水上盛宴。

水乡音乐节也被誉为“创作人的节日”,每年吸引数百位音乐人造访,以色列手碟达人、印度西塔琴大师、日本北海道少数民族歌手,与中国音乐诗人、民族乐手碰撞火花,涵盖了民谣、摇滚、爵士、电音等不同风格,混搭风格呈现多元魅力。

“黄梅上岸望爷娘,闲七八月养后生。哥是秧苗妹是泥,角里人家土里长”,朱家角人自编自演的原创田山歌音乐剧《角里人家》,则登上朱家角影剧院舞台,120余位居民手持农具,将国家级非遗项目田山歌与舶来品音乐剧相结合,“土调”加“洋腔”,为民间艺术注入全新活力。

古建筑成为新音乐的舞台,现代建筑成为传统音乐的展厅,“流动的建筑”和“凝固的音乐”在古镇朱家角缔结奇缘。

文创+基金

一杯阿婆茶、两棵咸菜苋、三根萝卜干、四个蜜枣青,“阿婆茶”是淀山湖畔的民间茶俗。朱家角东井街,一座明清老宅“阿婆茶楼”。上下两层,三面环水,看似寻常,却颇具传奇色彩,原来这里曾是解放上海的作战指挥部。1993年新春,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部长的迟浩田将军故地重游,欣然题词:“古镇展新姿,振兴朱家角”。

而今,“阿婆茶楼”增添文化内涵,上海翰林匾额博物馆藏身其中。既有明代百岁翁陈继思的“业世其家”,也有清朝乾隆帝师朱轼的“宠锡绯鱼”……茶楼内44方木制匾额,记录着各代的荣耀,拾取了传统文化的遗珍。临窗一坐,杯杯清茶,碟碟茶点,东望放生桥,中看漕港河,西观圆津禅院,清代翰林匾额和阿婆香茗茶点,与水乡美景相映成趣。

结合5A景区创建,朱家角布局“文创+基金”特色产业,重点推进工业厂房转型、古镇区业态调整、老镇区景点拓展、大师级工作室扩容等。

NEM1_20180225_C0322542558_A986700.jpg

图说:朱家角雪景。张龙 摄

景区口,朱家角人文艺术馆,以油画、雕塑等作品展览为主,辅以人文展示和文化交流;西井街,全华水彩艺术馆临河而立,是全国目前唯一专业收藏与展示当代水彩画经典作品的场所,院外河道纵横,园内花草繁盛,水乡和水彩在这里交融。北大街,上海手工艺朱家角展示馆……艺术场所形式多样,包罗万象。

拥有田山歌、摇快船、船拳、酱园技艺制作、淀山湖传说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和21个非遗基地、91个文物点,朱家角镇被评为“上海市民间文化艺术之乡”,弘扬传统文化。

“围绕打造上海文创产业特色区与集聚区的目标,着力吸引高新、高质、高端文创要素集聚。”朱家角镇党委书记高健坦言,“文创+基金”为特色小镇注入动力能量,加快推动文旅、商旅、体旅融合发展,提升古镇的知名度与美誉度,让文化与资本在小镇里发生奇妙的化学变化,给传统文化的普及推广预留了无限的发展空间。

阅读+乡愁

文脉悠长,朱家角千年底蕴孕育文人雅士,明清两代共出进士16人,举人40多人。学者王昶以工诗善文获誉“文坛宗匠”,小说家陆士谔以天马行空的预言开启“百年世博梦”,商务印书馆创始人夏瑞芳被称为“中国近现代民族出版第一人”……

书香悠远,《漕声》《珠溪》《薛浪》《骊珠》,古镇诞生了20多种本土报刊;上世纪90年代,朱家角全镇民间藏书就超过10万册,是镇图书馆藏书的10倍,超过青浦21个乡镇图书馆藏书的总和,获评“中国民间藏书之乡”。

而今,朱家角正打造“阅读小镇”。“‘角里’有多种含义,一是本地人对朱家角的称呼,二指书店的三角形状,三指人们的心底总会为阅读留下一个角落。”叶文刚说。

NEM1_20180225_C0322542558_A986708.jpg

图说:薄荷香文苑书香气十足。陶磊 王凯 摄

放生桥畔,20余平方米的三角形建筑名唤“角里书房”,与传统书店迥异,这里“只卖一本书”。去年4月开业,全店摆放着的是热播剧《人民的名义》同名小说,4天共卖出273本。

“一本书”不过瘾,可以前往百米之外的三联书店,不仅是上海三联的首家实体书店,还是国内首个提供图书定制、按需印刷的体验空间,定位“旅行者的书房”;放生桥北岸,则在打造全国书店主题区,遴选全国大社、名社年度重点图书和新书集中展示,并推出阅读主题客栈“尚书房”;而在每月第三周的周末,水岸图书市集“摆摊”,更是一道别致的文化风景。

书店、书房、书市良性互动,互相引流,用不同方式推广书籍、推广阅读。

书香萦绕古镇景区,也飘至乡村院落。朱家角镇林家村的薄荷香文苑,面向稻田,一扇篱笆门掩映满园春色,被称为申城“最美农家书屋”。百平方米的空间,藏有1万余册书籍,田园风情邂逅书味墨香,散发着浓郁的乡情和乡愁。

小镇名片>>>

青浦区朱家角镇,地处苏浙沪交通要枢,东靠虹桥国际机场,北连昆山,南接嘉兴,西通平望,淀山湖下游、黄金水道漕港河穿镇而过。全镇总面积138平方公里,下辖28个村和11个居委会。

据考证,朱家角是4000多年前良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1700多年前的三国时期就有村落,宋元时名为朱家村,明万历年间建镇,名为珠街阁,又称珠溪,清嘉庆年后,俗称珠里、角里、朱家角。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及便捷的水路交通,让朱家角历来商贾云集,曾以标布业著称,号称“衣被天下”,成为江南巨镇。

自然风光在一山一湖。淀山为浙西天目余脉,此山为始,如登山望湖,可赏“淀峰晚照”一景可赏,一湖即天然淡水淀山湖,面积达62平方公里,湖东区大部分在朱家角境区,面积达11个杭州西湖,乘艇游湖心旷神怡。

人文景观则是一桥、一街、一寺、一庙、一厅、一馆、二园、三湾、二十六弄等名胜古迹。古镇区开发开放课植园、城隍庙、园津禅院、放生桥、北大街、大清邮局、朱家角人文艺术馆、延艺堂等20多个景点。

朱家角镇获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、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、“中国最值得外国人去的50个地方”之一、国家级生态镇、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等荣誉称号。旅游资源丰富,东方绿舟、上海水上体育中心、“寻梦园”香草基地等也吸引游客纷至沓来。(记者 范洁)

责任编辑: 董金玲